红豆锅贴

【空军组AU】极缓坠落 2

——————————————————

前文戳这里:【空军组】极缓坠落 1

今日BGM:Don't Let Me Down


两个赶死线的人互催的产物。

 

——————————————

第二章



☆☆☆







Collins非常想忘记不久前对Farrier还不错的第一印象。

 
瞧瞧这刚过去的五个小时,原本被他管得服服帖帖整天吃饭睡觉认真干活的一群人,在Farrier的“积极”领导下,恨不得一个个都蹦到天花板上去。 
 
 
真想把他拎出来打一顿。 
 
 
Collins咬牙切齿地想,虽然上级明确表示Farrier是重点保护对象但又不是一点苦也吃不得,过不了两天这大麻烦也就悄没声息出狱了,不打白不打。 
 
 
反正自己现在憋了一肚子气还没处发泄,这家伙也算倒霉。 
 
 
…… 
 
 
“遵命,长官大人。”当Farrier对他露出天真无害的笑的时候,Collins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蹭的一下子红透了。 
 
 
Farrier丝毫没有危机感,大大咧咧往门边一靠,一脸欠扁的笑跟见了妞儿似的。 
 
 
……等等,见了他妈的什么? 
 
 
Collins不知道要先搞清自己的脑回路到底被什么污染了,还是先让面前这家伙笑不出来。 
 
 
犯人们这个时候也开始骚动起来,大部分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小部分伸出头想提醒他们的新老大点什么,结果全被Collins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Collins掂掂手里的警棍,眯了眯眼睛。很好,威信没有下降。虽然旁边这个状似一脸乖巧实则浑身散发着“无所畏惧”气息的人,很是令他火大。 
 
 
让手下人把Farrier领进小黑屋,按到了长凳上,Collins走近了由上至下地俯视着他,一脸威胁。 
 
“扰乱监狱秩序,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Farrier看了一眼旁边守卫手里的板子,居然笑得更邪乎了。 
 
“Spanking!”依旧没皮没脸地笑,“我喜欢!刺激!” 
 
 
让你丫刺激。Collins脸一黑,心知道不该接这茬,示意了一下身边的狱警,转身开门出去了。 
 
 
但说真的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这人到底要完好无损地放出去的,打坏了就麻烦了。所以在走出门口以后Collins决定还是看着为好,他一闪身晃进了监控室,拉了把椅子在单向玻璃后头坐下。 
 
 
天知道五分钟后他有多后悔这个决定。 
 
 
被打得在凳上扭来扭去不稀奇,但能叫成这样的也只有他Farrier一个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咳算了。 
 
 
“啊,真%他妈爽!再来啊!” 
 
 
Collins闭上眼睛试图阻止自己继续跑偏。 
 
 
等着吧,嘴硬,一会就喊累了。 
 
 
…… 
 


“——啊!Collins!”

 
 
F××k。 
 
 
他在接手这个监狱以后,这是第一次,第一次让他想把脑袋埋在胳膊里胳膊埋在桌子里桌子埋在地里。 
 
 
这家伙从哪儿知道自己的名字的?虽然知道这个也不奇怪,但是,到底谁告诉他的,现在站出来还能饶他一命。 
 
 
他不得不做足了心理准备——“这种情况下心慌你就输了Collins。”——无视掉走廊那头犯人们和手下们极具穿透力的探究眼神,一脚踹开了小黑屋的门。 
 
 
Farrier看见他立马收声,谁知正巧挨了一板子,没忍住嗷地一声嚎了出来。 
 
 
“……噗!”没忍住的Collins笑出了声。 
 
 
手里还拿着板子的大家面面相觑,这太反常了。 
 
 
典狱长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事实上Collins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笑。 
 
 
这真让人头疼,他又不能给这家伙来真的,单独禁闭啊不让睡觉啊什么的,就打个板子这家伙还能给自己搞出这一手,也真是人才了。 
 
 
“果然您喜欢粗暴,咳,粗暴一点的啊——”Farrier趴在凳子上抬起头,灰绿色充满血丝的眼睛对上Collins。 
 
 
Collins突然感觉自己心跳有点不均匀。 
 

“你,是从哪儿听说我的名字的?”

 
 
“哇哦——”Farrier露出一个看着就痛苦的呲牙咧嘴笑, 哑着嗓子继续肆无忌惮地调侃:“——难不成这是个秘密?说对了就能实现三个愿望的那种?那要不要我给您擦擦灯呀?” 
 
 
Collins本来已经板起脸打算教训他一顿,然而这个回答实在让他哭笑不得:“少废点话你还能少挨几板子。这次权当惩戒,下次再犯就是来真的了。” 
 
 
Farrier眨巴了一下眼睛。 
 
 
虽说刚刚叫得欢实,现在却马上服了软,看来也就这么点能耐。Collins挥了挥手叫人把他抬去医务室上药。 
 
 
然而Farrier一路上也没闲着,趴在病床上的时候还在跟他叨叨:“晚安我的金发美人Collins我今夜的梦里肯定全是……!!” 
 
 
消毒棉球擦到伤口处的疼痛让Farrier一个激灵,话还没说完就开始直吸凉气。 
 
 
Collins满意地看了那位医师一眼,果然给Farrier这种一刻不消停的人用酒精消毒比什么都好使。 
 
 
是时候给他们涨工资了。 
 
 
 
☆☆☆ 
 
 
 
 监狱从来就不是一个干净的地方,它内里到处都充斥着污浊,情色和拳头。 
 
 
以“伤口要静养”的理由堂而皇之地休息了三天的Farrier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从干洗好送来的衬衣口袋里翻出了一个纸卷。 
 
 
 
 “Allegro.” 
 
 
 
Farrier攥着纸条看了又看,接着从床上一跃而下,用手指在靠近囚室铁栅栏的墙角边抠出几个纸团,他轻轻地把附在最外层的石灰抹掉,将两张满是皱褶的纸条取出,铺平展开。 
 
 
 “Lento.”


“Andantino.”


“Allegro.”

 
同样的纸张,同样工整到不像话的字体和结尾的小黑点。 
 
 
哇哦,真想认识一下这位不停给我通风报信的朋友。Farrier看着稀碎的纸片被马桶强劲的水流冲走以后满意地仰面躺倒在床上。 
 
 
 
那么,在开始之前就让我再好好享受一次美梦吧。 



-TBC-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