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锅贴

【白夜追凶/关周】纸帆船

【白夜追凶/关周】纸帆船

 

关宏峰/周巡

 

时间逆行,关宏峰回到过去经历了一系列完全不对头的剧情。人物属于原作者其他属于我。


 

 

 

 

 

 

 

 

嘭。

 

关宏峰倒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想,那些平日占据大脑的案件卷宗、嫌疑人基本信息在这一刻仿佛从未存在似的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则是大片带着强光的空白。在中枪以后浑身的痛觉系统都像被激活了一样,他只能凭着感觉摸向腹部的伤口,汨汨流出的鲜血将有些灼热的地面变得潮湿,挂在集装箱一角的老旧的黄灯泡无规律地闪着,让躺在地上的关宏峰显得更加狼狈。周舒桐被自己派去叫救援,一时半会估计不能过来,止疼药和纱布刚刚都全用掉了。

 

关宏峰突然兀自笑了起来,他像甩一个烫手山芋一样把方才一直紧握在手里的佩枪一下扔出老远,算是彻底断了自己的后路。

 

关宏峰不是一个无欲无求的神仙,他也有自己所牵挂的,从家里养的老虎到关宏宇,再到……

 

那个人的名字只有两个音节,再普通不过的平声和扬调,就像名字的主人一样既平凡又突出。他们俩的交情也不过是入队共事的这几年,彼时他们一个是支队队长,另一个是队长助理,虽然是直属上下级,见面的时间却不多。关宏峰暗自算了算,每逢见面自己说的话用手都能数得过来,而他呢,咋呼地像个没长大的小年轻。等到第二年,刘长勇被调去市局,那小子也因为一连立了几次功直接搬进了副队办公室,并且慢慢开始作为外勤组组长在关宏峰的协助下完成任务。虽然经验不多,但是凭着胆大心细的性格倒也化解了几次意料之外的危机。关宏峰没什么酒瘾,也不喜欢抽烟,但是只要副队在庆功宴上一招呼,他倒是会赏脸来那么一小杯,然后就会被那个人揽过肩膀说笑着融进人群。他说的话多,但关宏峰记住的却没有多少,不过好好回想一下,倒还真有一句让关宏峰记忆犹新,就像昨天还说了一遍似的。

 

记得那次关宏峰到市局开会,被刘长勇的司机接去的时候没有估算好时间,等到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那天又下着大雪,路上除了一眼望不到边的白雪也再没见到几个人,正当他准备试试运气出门打的的时候,一辆停在里市局不远的吉普朝他闪了闪车灯,看车牌正是副队的座驾。

 

“老关啊你说,”等到关宏峰满头积雪地钻进副驾,那个人一把掐掉了烧得正旺的香烟,一双因为笑而明显弯起的桃花眼看着正在系安全带的关宏峰,“没有我你可得怎么办?”

 

失血过多关宏峰的开始出现了幻觉,他好像看到和他说那句话的人正朝这边跑过来,身后还跟着一群同事和几辆警车,他很想睁大眼睛看看清楚,但是全身却不受控制地向下沉去。

 

阖上眼睛的那一刻,关宏峰听到有人在叫他,从“关队”到“老关”,但他却没法回应。

 

是啊,没有你周巡我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关宏峰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周围还在隐隐作痛,整个脑袋像是被扣上了一个铁帽子般沉地抬不起来,他本能的伸手去揉,结果刚微微抬起的右手却扯动到几根缠在手臂上的输液管,检测仪发出嘀嘀嘀的响声。

 

左手边原本拉紧的白色床帘被一个人小心地掀起,关宏峰从房间里不太明亮的灯光里辨认出来那个人,垂在脑后的马尾辫和高挑的身形,整个支队里除了高亚楠再不会找出第二个。但是……面前的高亚楠却比自己脑海里那个孩子已经两岁大的高亚楠更年轻,脸上甚至还带着不少稚气,乍一看和三十出头的女人差别实在太大。这让关宏峰有些迟疑。

 

“关队,你醒了?”高亚楠见关宏峰躺在床上半天没说话,而且还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不停打量自己,这让她浑身不自在。

 

“嗯。”直到高亚楠率先开口,关宏峰才回过神来敷衍应了一声,他收回视线对着站在床尾的高亚楠没头没脑地发问到,“周巡人呢?”

 

+=+

 

高亚楠觉得今天一整天都特别不顺利,从她把自己花了一整天理好的尸检报告送去队长办公室却被告知关宏峰已经离开后,麻烦事便接踵而来,这让刚入职还不满一年的年轻法医有点措手不及。正当精疲力竭的高亚楠终于可以坐下来歇一歇的时候,一通紧急电话又硬生生地让她重新绷起刚松下来没多久的神经,“关队现在在医院里,这次的突击任务没有提前做好安全措施,关队头撞到了一根钢管上,几分钟前刚出手术室。”周舒桐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喘了好久才把重点算是准确地复述给了电话那头的高亚楠,小姑娘喝了一大口水,算是找回了呼吸的节奏,“亚楠姐,你还是来一趟医院吧,我担心我一个人可能应付不过来。”

 

等到高亚楠一路从一楼跑到五楼,又在五楼兜兜转转终于找到病房推门进去的时候,周舒桐已经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盹,手里亮着的手机上十多条未接电话让高亚楠对这个比自己小不过几岁的小女孩泛起了同情心。

 

随后她小心翼翼地掀起床帘,一眼便看到了头上缠着纱布,脸色苍白的关宏峰。

 

+=+

 

“周巡?”高亚楠对这个名字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如果是支队的同事她不可能不清楚,虽然调来支队工作的时间不长,但是良好的记忆力和好脾气的性格让她在初入队的第三天就能准确无误地叫出同事的名字并且和他们畅通无阻地谈天说地。高亚楠一下没反应过来,她只是隐约觉得自己今天在哪里有听到过这个名字。直到她看到了挂在床头的一张名片。

 

“关队,你找周医生有事吗?”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