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锅贴

【TMR/Newtmas】完美契合

手癌群25人合志收录内容


哨兵!Thomas/向导!Newt

 

哨兵:Sentinel。五感及战斗力均高于普通人,能力越强导致的感知过载可能性就越大,哨兵的精神力因此会越来越不稳定,最终进入暴躁状态。

 

向导:Guide。共感力较突出,精神力相比哨兵更稳定,体能较弱。

 

私设概述:首席哨兵向导作为领导者存在,相比更加自由且不被约束。塔里的哨兵向导比例为3:1,向导多作为塔里的观测记录人员,少数可以与哨兵一起训练。不会提及精神体。

 

 

 

 

 

 

 

 

 

“嘿!你还好吗?”

 

承蒙关照了,我现在一点都不好。Thomas让眼睛睁开一点缝隙,好看清说话的人是谁。

 

就在几分钟前,Thomas被对面的某个狙击手射过来的某颗子弹击中腹部,现在虽然血已经不再从伤口往外流,但是Thomas却变得越来越不耐烦,过度消耗体力加上从交战区另一边传来的噪音攻击在逐渐削弱着哨兵的精神力。在救援到来之前Thomas几乎完全放弃了抵抗,因为他深知一个失去精神屏障最终暴走的哨兵在战场上起不到任何积极作用,反而会让原本不那么紧张的局势变得棘手。

 

直到睁开眼睛的前一刻,Thomas还在用迷糊的意识幻想着自己如何指挥后援部队干翻对面那伙反叛军的大本营。但是当他看清楚蹲在面前的人的时候,差点没忍住想发飙的冲动。

 

“What the f——”Thomas像看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似的盯着那个正马不停蹄地帮自己包扎伤口的年轻人。假如光看外表的话,他着实惊艳到了Thomas,从自己现在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对方金色头发顶端的发旋,修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睛,脸颊上沁出的汗水也顾不上擦,顺着下巴一滴一滴落在Thomas露出半截的腰上。

 

哦,看起来倒是挺纯良无害的,而且貌似还是一个向导?

 

在那个年轻人离他还有几米远的时候Thomas就隐隐感觉自己像是被拉进了一个强大的精神屏障,原本充斥在耳边的噪音在Thomas进入屏障后突然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向导的精神空间大得有点不像话,但是这种置身其中的感觉让Thomas安心了不少。

 

比起向导素那种治标不治本的玩意儿,Thomas还是更愿意选择和一个向导一起作战,训练。但是塔的规定不是他一个人就能打破的,除非是极少数的一些体能超群的向导可以和哨兵们一起训练,但是到真正上战场时他们也只被分配到后勤,按Eva的话来说,这是在“保证稀少的向导资源”。

 

“喂,你是哪个部队的?”年轻人显然被Thomas这句没头没脑的问话吓了一跳,他抬起头,一双漂亮的棕褐色眼睛盯着面前那个比自己不知道壮实多少的哨兵。“既然你找到我现在也没有杀我的意思,那么我觉得有必要知道你的目的。”

 

“我叫Newt,是塔的数据检测官。”

 

“别扯了,一个检测官来这种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的前方干什么?好好待在后方做他们的数据报告才是真的。”Thomas看着对方的眼睛——老天他该承认这个小向导的眼睛好看得让他挪不开视线,这让原本凶巴巴的话说出口威慑力也小了不少。

 

Newt清了清嗓子,“本来我是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和条件来前方的,但是……”话还没说完,他瞥向靠在石头上的Thomas,刚刚坐在地上的时候Newt并没有发现这个哨兵有多高,只是单纯从手臂线条和几块明显的腹肌觉得他比自己壮得多。而现在Thomas站起来了以后Newt却不得不抬着头和他说话。

 

“但是什么?”Thomas揉着自己的一头乱毛,这个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在他感觉烦躁或是紧张的时候尤其明显(虽然大部分情况下后者是不可能出现的)。但是直到Newt,这个身体看起来比姑娘还瘦弱的向导出现在自己面前时,Thomas觉得自己真是别扭的不行。

 

“但是在你们进入战区后没多久我发现你和塔里的链接断开了,Thomas。所以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我就偷偷跟过来了。”

 

好吧,Newt得承认自己的表达水平还是一如既往的烂,不过那句话也不全是错的。在塔里的哨兵到了二十五岁就需要开始外出执行任务,但是因为此前长期生活在没有干扰影响的白噪音环境里,所以在塔外时每个哨兵都会有一个对应向导,他们大部分不会出现在前方,更多的和Newt一样在塔里观察记录分配到的哨兵的数据。

 

作为首席向导,Newt在自己的哨兵分配名额栏里看到了同样作为首席的Thomas的名字。

 

不可否认的是一个首席哨兵要比其他普通哨兵难搞很多。但是接到观察名单的第二天,Newt差点因为这个人被降职。

 

——原本带领先头部队提前进入战区的Thomas和塔断开了链接。

 

看着显示器上的数据一个个回归零点,Newt感觉自己的心一瞬间跌进了低谷。这不仅代表他会因此降职甚至会被送上法庭,如果Thomas被敌方俘获,也意味着这场对战他们便掌握了一个天大的筹码,到时候将毫无胜算可言。

 

每一个哨兵的信息数据除了季度上报以外都属于绝密,所以Newt决定在还有机会的情况下前往战区,至少在没有找到Thomas之前他是不会回去的。

 

+=+

 

直到一把军刺准确刺进蛇的七寸时,Newt才像刚刚睡醒一样打了个激灵。

 

Thomas从不远处的杂草丛间直起身,胡乱地抹了一把自己涂满迷彩油的脸,眯着眼睛看向正在低头调整对讲机的Newt,从这个毫无野外作战经验的向导找到他开始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而且他俩现在还该死的迷路了。

 

“要是它再向你靠近一英寸——哦好吧谢天谢地我就得一个人行动了。你这么愿意死在这里吗?”

 

“没……”扣了扣机器表面再三确认正常以后,Newt有些踌躇地开口。“我只是……走神了而已。”

 

而另一位显然对回答相当不满意。

 

“Fine,休息时间到此为止。”Thomas知道这次的突击行动只有两天,而自己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塔留给我们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你来又耽搁了不少,我们还有只有一天不到的时间,时间一过我们的行动就可能完全暴露在敌方的视线下了。”他摸着下巴上很久都没好好修剪的细小胡茬看着Newt。

 

向导一句话也没说,他背上属于自己的包裹站了起来,“我们走吧。”

 

再后来到了晚上,他们还是没有找到回去的正确方向,而Thomas认为其中一半的原因应该由Newt承担。临近夜晚的战区复杂又危险,如果一旦松懈警惕,对方的侦察兵随时都可能发现他们,这可不是他们应该有的结果。

 

Thomas靠在洞口的一块石头上,篝火散发出的热量让他昏昏欲睡,Newt坐在另一边向火堆里不停扔进些类似枯草木棍可以让火苗变旺的东西。在野外像这样的山洞随处可见,可Newt偏偏选了一个隐蔽到Thomas在灌木丛里走了几分钟才发现的小洞穴。

 

“吃点东西?”Thomas偏过头,向导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他旁边,手里还举着一个军用罐头,看样子是他进来之前准备的。

 

“你不饿吗?”Thomas端着罐头有些犹豫,因为他看到Newt没有再拿出第二个。

 

“对啊。”Newt笑眯眯地拿起一本书,Thomas看到了书名,《飞鸟集》。

 

+=+ 


Thomas本人并不讨厌向导,但也说不上喜欢,毕竟哨兵和向导大部分时间只存在生理或是精神上的互相吸引。所以除非必须,Thomas不和,也懒得和那些塔里的向导们交流。

 

Newt算是一个例外,大概是因为他和其他Thomas见过的向导不大一样,至少他是Thomas所见过的第一个愿意来前方的向导,一路来也没有像个小屁孩一样招惹什么麻烦,这让Thomas觉得如果时间充裕的话他们或许能好好聊一聊,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你在看什么?”刚说出口Thomas就觉得一阵不自在,找话题这种事从来都不是他擅长的。

 

“这是《飞鸟集》,泰戈尔的作品。”Newt抬起头,还是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你想看看吗?”

 

Thomas看着那些连成片的字有点头疼,他从小就不喜欢读书,哪怕是图画多于字母的童话书都没有让当时才和桌腿一般高的Thomas的视线从父亲挂在客厅正中央的猎枪上挪回来。

 

Newt看着Thomas盯着书半天都没说话,“如果你不想拿着看的话,我可以读给你听。”

 

靠,这小子怎么知道我不想看的?

 

“随便你。”

 

我们如海鸥之于波涛相遇似地,遇见了,走进了。海鸥飞去,波涛滚滚地流开,我们也分别了。”

 

我的白昼已经完了,我像一只泊在海滩上的小船,谛听着晚潮跳舞的乐声。”

 

Newt在念这些短诗的时候特别放慢了语速,这让Thomas想起了小时候在教堂听到的唱诗班的歌声,平静又温和。

 

“先到这里吧,”Thomas打断了Newt,虽然他在心里因为这个并不礼貌的行为骂了自己很多回。“我守上半夜,你去火堆那里休息吧,这里冷。”

 

向导眨了眨眼睛,“可是你都一整天没休息了,而且伤口还没有愈合。”

 

“这些都是家常便饭,而且我是哨兵,不是没有被训练过的普通人。”

 

“好吧,你要是累了就把我叫醒好了。”

 

Thomas给自己的手枪上好膛,回头看了看Newt,后者缩在火堆边,身体因为均匀的呼吸有规律地起伏着,脸颊被篝火照得十分红润。

 

Thomas忍住了想上前数他的睫毛的奇怪冲动,他总是觉得自己在Newt面前有的时候更像是一只愚蠢的狗熊。他转过头,看到了那本《飞鸟集》,Thomas试着看了几页,内容没有变,但是却完全没有Newt读的有感觉。

 

Thomas曾经有个姐姐,她在还没出嫁之前喜欢给入睡前的Thomas读一些诗集,有名人的,也有她自己的,在当时只有五六岁的Thomas看来,那些诗句就像长着翅膀的天使,他们簇拥着Thomas并把他带入梦乡。最后这成了习惯,以至于在姐姐离开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原本安静的Thomas在睡前开始大喊大叫,并且拒绝一切妥协。

 

直到Newt刚刚读诗的时候,Thomas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几年前,心里的那一块空缺被轻轻填补好,完美而又契合。

 

+=+

 

Newt没被Thomas叫醒,等到他再醒来的时候,一点黎明的光已经透过覆盖在洞口的枝丫树叶照了进来。

 

夜里烧得很旺的火堆灭了,但是看样子更像是被踩灭的,Newt感到有一丝不妙。

 

“Thom——”话还没说完,Newt就被捂住了嘴,他睁开眼睛,看到了一脸警惕的Thomas,哨兵示意他噤声。

 

Newt就这样被Thomas捂住嘴半拖半抱着挪到了角落里,他皱了皱眉头,作为一个向导,他从来没有和一个哨兵靠得如此近,Thomas这个行为迫使他张开了精神屏障,巨大的屏障从洞穴一直延伸到了外面,Newt感觉到了有一队人数不少的士兵朝这里走过来,但他们并不是友军,因为敌人是感知不到向导的精神屏障的。

 

除此之外,Newt还感知到了另一个感知的存在——那是Thomas。哨兵的行为显然冒险很多,这样贸然打开五感并且向外探知的行为很容易被对面某个感知极为敏感的向导捕捉到,最后成为众矢之的。

 

Newt从来没有试过和一个哨兵进行通感连接,因为如果不是完全匹配的哨兵向导连接的话结果很糟糕,轻则精神永久紊乱,严重的直接死亡也不再少数。

 

但是Newt也顾不了那么多,当他的精神屏障覆盖在Thomas的感知网上时,他震惊于Thomas强大的感知网竟然没有排斥这个陌生的向导精神屏障,相反的,他们两个的精神力慢慢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Newt安静地靠在Thomas身上,他感觉到了哨兵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地击打着他的后背,呼吸喷在他的后颈上,这让Newt全身的汗毛差点因此竖起来。

 

敌军的脚步停在了离他们藏身不远处的空地上,但是没过多久他们就撤离了,因为再远点就是对方的范围,他们再冲动也不可能莽撞到随便进入地方的领地。

 

等到再也感知不到敌军的时候Thomas才松开了一直捂着Newt的嘴的手,在向导不停咳嗽的同时,他才想起什么似的问Newt,“刚刚……你的精神屏障和我的……连接起来了?”

 

“看样子是这样的。”相比Thomas后知后觉的反应,Newt则淡定不少,虽然心里也少不了疑问和震惊,但是他现在更多的是喜悦,像一个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丢失的玩具熊那样的,最本能的喜悦。

 

Thomas下一秒的行为却让Newt实实在在的吓了一跳。

 

哨兵突然转过身,像一个磕了药的人(虽然Newt并没有见过一个磕完药的人,但是那些人的行为也不过如此了吧。)疯了一般吻着Newt,从嘴唇一路侵略下去,期间还不忘在下巴上咬了一口,Newt吃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等亲够了,Thomas捧着Newt的脸,一双明亮的棕色眼睛像看珍宝般深深地望着Newt,直到完全升起的太阳光把向导的金发照得愈发好看。

 

“看来我要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了。”Newt被Thomas突然正经得不行的语气逗得笑了起来。

 

“嘿你好,我叫Thomas,塔的首席哨兵。”

 

“你好,我是首席向导兼任塔数据检测官,我叫Newt。”

 

我的心满盈盈的,我朝四周观望着,觉着快乐正在外面展延,我那天清晨的失路,寻到了我的永久的童年,使你与我的心的接触的意义更为深沉,可算是我平生的幸运。

 

(注:文中加粗文字分别来自于

1、《飞鸟集》N.54

2、《飞鸟集》N.55

3、《郑振铎译泰戈尔诗拾遗》“爱者之贻”N.48&51)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