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锅贴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在大厂的四个多月很累,除了吃饭睡觉录节目,躺在练习室被汗水弄湿的地板上看日出就是家常便饭。


说不苦都是假的。


PD们在春节的时候召集过他们一起包饺子,几十个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地把面粉抹得满脸都是。那时候的秦奋觉得虽然苦虽然累,但是至少人都还在。


三个弟弟被淘汰的那天秦奋哭得特别凶,眼妆花得一塌糊涂,回去的时候仍旧控制不住地抽抽,韩沐伯搂着他的肩膀,怕秦奋着凉又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了披在他身上,然后牵着他的手一路默默地走回宿舍。


送弟弟们的时候他戴着帽子又兜了口罩,还是没能遮住又红又肿的眼睛,左叶拉着韩沐伯小声问他奋哥怎么了这是,后者扯了下嘴角,你们哥多愁善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后在外面可得还好的,要不然有个三长两短他那哭包性格我可对付不来。


公司的车从宿舍楼下开走的时候秦奋问韩沐伯想不想家,韩沐伯点点头,想啊。 


恨不得下一次名次发表完了就能回去。他看到秦奋眼睛里的血丝,没忍心说完后面半句话。 


事实证明,毒奶属性在他俩身上算是得到了一个不错的验证。 


“人各有命,富贵在天。”韩沐伯觉得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释然甚至还带着点雀跃。但是一抬头看到坐在安全区角落躲在林超泽背后一颤一颤的肩膀时,心又像是被揪住了一样的疼。 


他自己的行李不算多,弟弟过来帮衬着一会儿就全收拾好了,三个人走到保姆车那里的时候韩沐伯隔着人群看到秦奋拎着他的小提琴盒急急忙忙地跑过来,他就站在车门外边等着另一个人跑近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东往他手里塞东西。 


“哎我说,你回去以后把家里收拾收拾吧,再不收拾都快乱得没法住了。” 


“知道了。” 


“我刚刚还在化妆呢,听说你要走妆搞了一半就下来了。” 


韩沐伯捏着他脖子上的小黄鸡发箍笑了起来。 


看出来啦,这眉毛化得可真难看。 


“哥,赶紧上车吧,”靖佩瑶从车里探出头 ,看看他伯哥又看看他奋哥“等会人一多就要走不动了。” 


韩沐伯转身上车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了一下,他下意识回头看,看到被长枪短炮围在中间的秦奋,眼睛亮亮的看着他,太阳光把他刚染的头发照得像镀了层金。 


“要记得等我回家哦。” 


“记得,等你回家。”

评论

热度(11)

  1. 红豆锅贴红豆锅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春日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