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锅贴

【泊秦淮】终身浪漫

【泊秦淮】终身浪漫 


韩沐伯/秦奋 


乐团paro,一个两个人的故事。 





“雀鸟羽和天鹅绒” 





秦奋醒过来的时候,手机里的闹钟提醒早就被未接来电通知挤进不知道哪个角落里,他眯着眼睛随便点了一个号码拨过去,突然在耳边响起来的电音把原本意识模糊的秦奋吓得睡意全无。 


“奋哥!”电话被迅速接通,但是显然对面的环境并不是很好,吵闹的音乐没头没脑地在耳边炸开,秦奋拉窗帘的手明显抖了抖。 


“左叶,去安静点的地方再说。” 


“哦哥等我一下!”左叶急急忙忙拨开了挤在身边那几个穿着超短裙的女孩子,一路小跑地出了酒吧。“哥你看团里的通知了么?”他被室外直逼负值的温度冻得直哆嗦,他用肩膀和脸颊夹着手机,手下意识往身后够,摸索了半天才想起来大衣被落在了酒吧里面。 


“还没,有什么事?” 


“你,你知道韩沐伯老师吗?他今天回来了!” 


秦奋开衣柜的手顿在了半空,电话那头的左叶还在极高声地喊着些什么,但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再去管那个亢奋地下一秒就要窜上天似的人。 


韩沐伯,三个字就像颗不大不小的鹅卵石,把秦奋心里原本平静无波的湖面砸得涟漪四起。 




韩沐伯坐在靖佩瑶的办公室里,看着他手上的节目单草稿换了一沓又一沓,还是保持着刚坐下来时候的姿势一句话也不说。 


“哎我说老韩,就一个酒会至于你要想这么久吗?”靖佩瑶被对面那位盯得怪难受的,他端起眼镜打量着仍然一动不动的人,这么一瞧可差点被吓到,也两年不见的人就突然间就变了那么多,靖佩瑶还记得韩沐伯走之前脸上还带着点肉的模样,现在倒是瘦得棱角分明得过头。 


那家伙估计要认不出来了。 


“不去,反正以后也要一起训练,先见后见面没什么不一样。” 


“你不给我面子也行,但是秦奋的面子你给不给?”靖佩瑶想起什么似的指着二楼。 


韩沐伯玩笔的手停了下来。 


“你自己看着办吧。” 




左叶发现自打他接了奋哥那通电话以后,所有事好像都乱套了。前脚他奋哥莫名其妙挂了自己的电话,后脚刚跨进乐团大门就挨了秦子墨一顿教训。秦子墨这个人虽然平时七七八八不着调的样子,但是左叶却敏锐地感觉今天他的话里有话。 


“子墨哥你等会儿!”左叶一把按住了秦子墨的肩膀,把还在絮絮叨叨的人吓得一蹦,“怎么的你小子要造反?” 


“不……不是,”左叶咽了口唾沫,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秦子墨,“你刚刚说啥,奋哥和韩老师怎么了?” 


“他们啊……”秦子墨捏着衣领上的蝴蝶结,若有所思。“他们的关系可不是三言两语你一个小屁孩就能懂的。” 


“还有半年我可就成年了!”成熟稳重的左叶不允许有人再叫他小屁孩,就算他子墨哥也不行。 


“唔……说起来自从那件事情以后这两个人就没说过几句话了倒是。” 


“总的来说就是,关系有点僵。” 


秦子墨给自己超强的总结功力默默点了个赞。 




“……所以呢?”李俊毅把手里校准好的吉他打横抱着,对蜷在沙发角落的秦奋皱了下眉毛,“你就打算这样在我这躲韩沐伯?躲得过初一,你躲得过十五吗?” 

“不去,我爆得很,比不过他那种的好脾气。” 


秦奋也是犟,一个下午愣是没踏出工作室的大门半步,颇有一副等着第二天天亮的架势,李俊毅也懒得管他,就放任着他自己在工作室窝着。结果到了晚上还是被过来逮人的靖佩瑶一路连哄带骗地拖回了乐团。 


乐团平日里晚上一般都没什么动静,在排练厅一呆就是一整天的队员们该走的早就走光了。不过今天晚上因为给国外深造两年的大提琴首席韩沐伯接风洗尘的酒会,一楼大厅现在热闹异常。 


因为“未成年崽崽不能喝酒”这条规定生闷气的左叶靠在廊柱上对着正在给靖佩瑶发信息的秦子墨抱怨,“瑶哥说韩老师本来就是大提首席,小提琴那边奋哥首席位又不会变,到排练的时候他们可是面对面啊,”他端起自己无酒精的高脚杯灌了一大口,结果被那里面的液体呛了一下,脸色有点不好看,“子墨哥你说他俩岂不是会很尴尬?”秦子墨停下手里的工作突然抬起头,他吹开了挡在眼睛前面的刘海,用尽全力对着左叶翻了个白眼,“等会儿见面的时候别乱说话,要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刚想发表长篇演说的小朋友撇撇嘴,硬是把到嘴边的词儿全都咽了回去。 


而另一边刚接起电话的靖佩瑶突然转头看向后座满脸阴郁的秦奋,人造灯光在他脸上打过一片又一片阴影,有种莫名其妙的视觉体验。 


秦奋感觉自己的也眼皮莫名其妙跳了几下。 


“奋哥,老韩找你。” 


秦奋看着朝自己递过来的手机,没头没脑的,他想起了早些时候李俊毅对他说的话。 


“秦奋,韩沐伯这个人,你躲不掉。” 


你得认清现实。 


tbc.(试水) 


评论(2)

热度(43)